中超重启直面四大难题:场租和差旅的钱谁付?欠薪怎么还?

在复杂的疫情环境下,中超联赛原本计划第二阶段从7月21日就启动,稍微延期到8月5日,并且对俱乐部欠薪问题提出严格要求,“在7月30日前,解决不低于总额30%的欠薪”。

所有球队和球迷,都会欢迎主客场的恢复,这才是一个正经联赛该有的样子。可不少俱乐部,能否承担主客场的成本、甚至有些俱乐部能否找到合适的主场球场,都是巨大挑战。

以北京国安为例,工体在重建、丰体多年未承办比赛,球队要找到一个北京球迷认同的“主场”,仓促时间之下,有很高难度。

即便有合用的主场,俱乐部能否支付主场运营的费用,每场主场比赛究竟能允许多少球迷进场,不同城市的疫情防控现状是否包容,都是一连串问号。

过往赛季,几乎所有中超俱乐部都抱怨过主场运营成本过高……除非有各地有关部门,或者足协的直接支持,否则不可能所有中超俱乐部说重启主场,就能在一个月时间内做到重启。

像河北、广州队、广州城等吊在联赛榜尾的俱乐部,没钱已经不是一个赛季的问题了,主场一旦开启运营,直接成本就是场租以及安保费用。

于是权宜之计又来了——例如将大连和海口列为“中立场地”,有谁解决不了主场问题的,就到这两个城市去解决吧。

这样的权宜之计,不知道会否成为事实,但一旦采纳,已经失衡的联赛会更加失衡——有球队能利用真正的主场之利,也有球队连在家门口踢球都不能做到,这样的赛制模式,仍然不是联赛。

至于客场,以广州到大连、长春为例,基本经济舱机票,一支球队统计下来,成本不菲。在薪资都拖欠的情况下,广州队、广州城能支付吗?

比主场更复杂、同时又牵涉到所有联赛参与者的问题,是俱乐部广泛存在的欠薪。

这次联赛管理者的态度相当强硬——不能在7月31日前,解决不低于总额30%的欠薪,那么2022赛季第二次转会注册新球员将被禁止,还将被处罚扣除联赛积分3分。

到了10月31日前不能完成偿还不低于2021赛季及之前欠薪总额70%的俱乐部,将被扣除6个联赛积分。

赛季初的相关报道和分析,只能确认3家中超俱乐部不欠薪。这个“不欠薪”还只是指基本薪资,其他各种奖金等都不纳入计量范围。这一声令下,俱乐部能应对达标的,能有几家?

中国职业足球联赛的沉疴,疫情之前早已存在,而恢复主客场,势在必行,但要求在一个月之内就能完成,有没有欲速而不达的风险?

更重要的是,联赛管理者在做出这样决策的过程中,有没有通盘考虑到现在的联赛和俱乐部生存状况?

最糟糕的结果,就是联赛管理者,本着良好的愿望、提出了看似有理的要求,最终在执行过程中,遭遇到一些根本绕不开的障碍。

中国足球乃至中国体育,特别需要这种能下大决心,能将基本规则和管理条例推行到底的大动作。

如果能以这次转身,作为一个起点,不达目的不罢休,抱有哪怕牺牲一半联赛俱乐部,也要执行到底的狠劲儿,或许还能成事。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