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纪中:体育本身就有政治功能 俄不会抵制奥运会

2021年10月31日 作者 admin

奥林匹克运动元老魏纪中认为,体育本身就有政治功能,运动员是否服用兴奋剂是要靠检测结果说话的,美国的兴奋剂事件也不少。而在这次禁赛事件中的俄罗斯并不会抵制奥运会。

昨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将就俄罗斯田径起诉国际田联“连坐”政策做出判决,不支持俄罗斯田径协会和68名田径运动员对国际田联的起诉,尽管在30天内还有一次应诉机会,但里约奥运会8月5日开幕,这意味着俄罗斯田径除了在美国训练的一名跳远运动员外,其余包括伊辛巴耶娃在内的俄罗斯田径选手都将无缘里约奥运。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判决把俄罗斯体育能否参赛的“皮球”又踢回给了国际奥委会。俄罗斯这两年在体育领域可谓“摊上大事”了,继田径多人陷入兴奋剂事件后,日前麦克拉伦关于俄安全部门调换尿样的调查报告更是“坐实”了俄罗斯政府参与运动员服用兴奋剂全过程的指控。在外界的压力下,国际奥委会真会对整个俄罗斯体育禁赛吗?俄罗斯兴奋剂事件是否只是简单的体育事件呢?俄罗斯方面是否会以抵制奥运会对抗西方呢?本期三言两拍特邀奥林匹克运动元老魏纪中、国际反兴奋剂领域专家郑斌来对此进行探讨。

白志标:此前关于对俄罗斯田径的集体禁赛,国际奥委会还能相对轻松表态,现在麦克拉伦的独立调查报告则直接要求对整个俄罗斯体育禁赛,而且美国奥委会还拉了包括德国、挪威、日本、瑞士等十多个国家的奥委会发布联合声明,要求国际奥委会对俄罗斯说不。而此次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判决更是让巴赫领导的国际奥委会进退维谷,我觉得做出驱逐整个俄罗斯体育的可能性不大,不过可能会做出一些严厉的惩罚措施。

郑斌:在整个奥运会历史上,对一个国家单项组织集体禁赛甚至对其整个体育禁赛是从来没有的,我们回想一下当年汉城奥运会时约翰逊被查出服用兴奋剂以及美国田径包括琼斯、蒙哥马利等在内多名著名短跑选手的涉药事件,这些负面影响要远远大于现在俄罗斯田径选手服用兴奋剂的影响,最终也只是对他们进行了常规的禁赛处罚。所以现在国际反兴奋剂的做法被质疑为双重标准,我想就国际奥委会来说,巴赫也不想充当西方的“打手”,所以7月19日的声明看起来严厉,其实是缓和了俄罗斯的巴西奥运会危机。

魏纪中:国际奥委会根本没想到俄罗斯田径的兴奋剂事件所引发的问题远比里约奥运会的筹办难搞,这简直是一个撕裂国际奥委会大家庭的烦。就单项国际体育组织而言,这样的事情还好操作,之前也确实有先例,可无论如何也没有完全堵上那些无辜运动员的参赛大门。因此,现在的国际奥委会处于两难的境地,既要坚持大力度反对使用兴奋剂,又不想株连清白的运动员,现在的核心是找到一个法律上的平衡点。从法律角度出发,也是让各方都能接受的最好方式,至于说会不会真的整体禁赛俄罗斯体育,我不说结论大家自己判断吧。

白志标:从国际田联和世界反兴奋剂组织针对俄罗斯田径的调查和处罚开始,俄罗斯各方从总统办公室到外交部以及体育部乃至运动员,都在陈述一个情况:这是西方对俄罗斯冷战的一部分,是针对俄罗斯的国际政治斗争的扩大化。我们知道,国际奥委会一向强调其独立性,各相关的国际单项组织、反兴奋剂组织等也是如此,国际奥委会甚至因为某些国家政府干预本国奥委会而做出对该奥委会禁赛的决定,比如当初的科威特、伊拉克等,显然俄罗斯体育出现的兴奋剂事件还没有触及到国际奥委会需要作出禁赛的红线。但国际田联对俄罗斯田径的处罚却非常严厉,有说法甚至认为除了欧美对俄罗斯斗争的因素外,这也是现任国际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和副主席布勃卡权力斗争的结果。

郑斌:其实,熟悉国际形势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不是一次简单的兴奋剂事件。每一次西方媒体都密切配合国际田联和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决定,毫无疑问,这个事件中有欧美和俄罗斯政治斗争扩大化的成分。我前面也说了,同样是反兴奋剂组织,对美国和俄罗斯运动员的兴奋剂事件的惩罚措施就不一样,我刚看了一个德国媒体发的新闻,承认美国、德国也会出现个人甚至多人陷入药罐子的事,但这个媒体认为美德政府部门是对此进行控制和消除的,而俄罗斯政府则是配合。其实,国外媒体早已暴露了此次俄罗斯体育被提议遭受极刑的幕后主谋,本月初,美国参议员图恩爆料称,过去十多年里,作为民间组织的WADA一直接受美国政府的资金支持。而德国《明镜》周刊报道,欧洲奥委会主席帕特里克希基说,在《麦克拉伦报告》公布之前,美加等提前介入和请求不仅违反国际程序,而且完全损害了这份报告的可信性和品质。国际泳联主席马格里奥也说,WADA主导的调查背后有人推动,目的是全面禁止俄罗斯参赛。

魏纪中:体育本来就有政治功能,这是毋庸置疑的。至于说这次事件中是不是体育过度政治化,我不做这方面的解释。对于兴奋剂我向来是一个态度,运动员是否服用兴奋剂,是靠检测结果说话的,不是靠你怀疑我,我怀疑他的,最后检测证明是阴性,那为什么还要受到怀疑呢?为什么要连坐呢?可以制裁这个协会,但不能剥夺清白运动员的参赛权利,哪怕是检测之前也不应该质疑别人,你能质疑我,我就能质疑你,这样会没完没了,你美国出的兴奋剂也不少啊!我们现在既然有这样一个组织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来管这个事,那么我们就听它的,当然它得有个统一标准,所有人都按这个标准对待,不能你是这个标准,他是另外一个标准。

白志标:在这起全世界都瞩目的兴奋剂事件中,针对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和国际田联的连坐做法,已经有人包括俄罗斯杜马中的议员提出了抵制的说法,既然你们搞扩大化,干脆我们先行宣布不玩了。1980年和1984年的两届奥运会出现的大规模互相抵制行为被认为是现代奥运会发展史的污点,此后尽管有各种各样的冲突,但在象征和平、友好的奥运会上,一直延续着和谐的趋势。不过现在的国际形势,冷战信号又开始显现,尽管俄罗斯多次声明,并没有过抵制里约奥运会的计划,但战斗民族的秉性还是让外界对其里约奥运会的前景充满了担心,特别是这次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一致同意支持,更增加了俄罗斯“罢赛”的可能性。

郑斌: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还没有正式公布对俄罗斯起诉国际田联的结果前,俄罗斯奥委会公布了代表团成立,在其中的运动员名单中就包括被国际田联禁赛的清白运动员,这已经表明俄罗斯参加里约奥运会的决心。现在虽然世界体育仲裁法庭也做出了判决,我觉得依然不会减弱俄罗斯人参加奥运会的决心,我们前面也分析过了,国际奥委会对整个俄罗斯体育禁赛的可能性不大,我想俄罗斯也是这么判断的。这次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判决结果事实上也帮助了国际奥委会和俄罗斯,如果这次真的支持了俄罗斯田径协会和运动员们的诉求,西方对国际奥委会的不满会达到最高点,这也是国际奥委会不愿意看到的,现在这个结果出来反而让接下来国际奥委会允许俄罗斯体育代表团参加奥运会没有更大的压力。

魏纪中:我判断不会抵制的,首先,这跟1980年和1984年不一样,当时正好是前苏联和美国举办奥运会,两大集团互相抵制容易操作;其次,俄罗斯、巴西、中国、南非和印度,都是金砖国家,据悉普京总统已经确定参加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了;再者,抵制对俄罗斯体育和奥运会都是有害无利,况且现状是都需要对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结果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利于俄罗斯,但从整体上看,我也同意郑斌的观点,反而让国际奥委会在整个俄罗斯体育禁赛问题处理上更轻松了。我刚看新闻说,普京总统和埃尔多安商议会面呢,上个月还解除了对土耳其的经济制裁,你看这么强烈的对峙都解决了,关于俄罗斯奥运会参赛问题还能没办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