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巨头在东京奥运会上的“新玩法”

互联网巨头在本届奥运会上的“玩法”有别,但毫无疑问,谁也不想放过奥运这块大蛋糕。

自2014年国内体育产业高速发展以来,这个世界顶级的体育赛事,对各家巨头都非常有诱惑力。长达17天的赛程安排、对全球国家和全类型体育项目的覆盖以及大量明星运动员的加盟,在巨头眼中就等于巨大的商业价值和流量价值。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坦言,体育行业版权意识逐渐增强、变现形式进一步丰富,但来到2021年,“互联网大厂”对待赛事版权的态度和外部环境都发生了变化。优酷、PP体育在体育赛事版权上的技术性撤退,无形中验证了一点:一味购买版权,性价比不高。腾讯和快手购买本届奥运会的点播版,说明长短视频的战火已经烧到了体育赛事领域,都想借争夺赛事资源,搅动奥运流量池。

而互联网平台的算法优化、用户覆盖度、内容活跃度种种因素,加之反垄断对无序竞争的打压,让这一届奥运会的互联网价值被无限放大,巨头们开始琢磨“四两拨千斤”的玩法。

快手、抖音、 B站、小红书这些“二创派”,要的是二次创作视频被接受、传播,以吸引高活跃度的受众和创作者。

微博、知乎、虎扑这组“气氛组派”,抢的同样是拥有内容消费、创作活力的群体,不过以图文形式为主。

一言而概之,在顶级赛事面前,互联网巨头剑指流量池,要的是APP下载量、用户活跃度和停留时长的增长,指向互动性、受众年轻化两个指标。

即便有版权、有独家,如果没有互动就没有用户黏性,那用户始终是“候鸟”,奥运会一过就走了。

任大年表示,体育迷的第一选择是在一个信息全面的内容聚合平台,既能智能搜索、推荐相关信息,还能看到专业解读。百度搜索大数据显示,截至发稿,奥运会开赛以来,已有 0.8亿人通过百度大数据查看最热运动员和最热项目;百度“奥运会”相关知识内容增长迅速,和都呈显著上涨趋势。

体育迷的第二选择是,追踪奥运冠军的一手资讯,如果能让粉丝和选手零距离沟通,就更好了。

女子举重运动员李雯雯8月2日晚拿下中国队第29金后,任大年在全网搜索这位“中国首位‘00后’举重奥运冠军”的最新动态,3个小时后,在百度看到了她的社交平台首次发声:“在队里他们总叫我‘大宝贝’,现在哈哈哈……‘大宝贝’成了金宝贝。”任大年表示,这种“一手信息”是他所期待的。

这也是百度签约奥运冠军、举办奥运直播节目的另一层目的。通过自制节目连线奥运健儿,让百度生态成为奥运健儿发声的平台。

当然,每个巨头都希望自家 APP偏年轻化一些,年轻化就意味着更高的活跃度、更高的内容消费和创作热情、更高的商业价值。问题是,年轻人在哪儿,年轻人需要什么?

今天年轻人的互联网时间是碎片化的,几乎不会看完一整场奥运会直播比赛,那就要看巨头的生态体系中有没有年轻人喜欢的内容,是不是能通过内容生态留下年轻人。

“年轻人群体更关注‘奥运明星’,谁的名人运营做得好,谁抓住了奥运健儿发声的渠道,谁就成功了一大半。”吴棋表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