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企业做投资碰到天花板?跳出来这些领域正在迸发机遇!

来源 摘编自《深度转型》,企业管理出版社 / 东方出版社,2022 年 5 月出版

我们参加一个商业企业家闭门研讨会的时候,一些传统商业企业在谈到自己生意难做时,都把原因归结于某些管理问题、成本问题、资金问题,甚至家庭传承问题。

我们一边听分享,一边想象一个场景:假设明代的某一年,洛阳、长安等地的商业领袖们也聚在一起开研讨会,讨论为什么生意难做,是不是他们也会找到上述原因?

他们能想到真正让他们生意难做的原因其实是万里之外海上大船的运输效率远远超过马背和骆驼,因而东西方贸易路线正在悄然转移吗?

如今这个时代的商业领袖们,除了资金、管理、产品和家庭传承,他们能看到整个经济社会正在发生的深刻变革吗?

中国用短短 40 多年的时间,走过了西方国家近 300 年的四次工业化革命历程。40 多年来,中国诞生了一大批成功的企业,尽管有各种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但是总有一部 电梯 托着大家上行,这就是中国的快速工业化进程。

当前,中国快速工业化的高峰阶段已经过去。在世界 500 多种主要工业产品当中,中国有 220 多种产品的产量居世界第一,对中国企业来说,在传统制造业领域,几乎已经没有太多 蓝海 。

例如,中国的汽车等耐用消费品普及程度已经接近发达国家 20 世纪 80 年代的水平,2017 年中国汽车产销量见顶,此后逐年下降。到 2020 年中国汽车保有量达 2.81 亿辆,传统汽车消费增长空间有限。

从供给方面看,国内的资源已经不能再支持传统工业的持续高速发展。例如人力资源方面,随着 60 后劳动力逐渐退休,传统工业已经很难再招到大批量的 打工妹 来从事低端制造业,90 后、00 后进入就业市场,不少人倾向于送外卖而不是在传统工厂从事单调重复的劳动。

环境方面,地方政府已经逐渐将 绿水青山 作为新的治理目标之一,传统的重化工业要承担的环境成本增加,制造业也必须发展高技术含量、高毛利率的先进制造业。

这一切表现在一个关键的数据上,就是工业尤其是制造业在 GDP 中的比重正在逐年下降,2020 年,工业在中国 GDP 中的占比降到 37.8%,其中制造业占比 26.2%。

从特大型城市数量来看,2006 年中国城区人口超百万的大城市只有 57 个,到 2019 年大城市数量达到 130 个,而美国是 45 个,欧洲是 36 个,南美是 46 个,中国比它们的总和还要多。如果按最新常住人口计算,中国超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则更多。

快速城镇化也带动了房地产、建筑材料、装饰装潢、家电、汽车等产业的迅猛发展,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财富积累较快的企业家,很多出自这些行业。

目前,中国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已接近 65%,北京、上海、天津、广东、江苏、浙江、辽宁等省市的城镇化率已超过 70%,有 9 亿人居住在城市或者城镇,中国的城镇化进程已进入后半程。

从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来看,城镇化率的及格线%,据此测算,中国未来还将有约 1.5 亿人进入城市生活,假设 15 年内城市化达到顶点,未来平均每年还有 1000 万人进城市。虽然这个需求也很大,但是相较于前些年每年 2000 万人口,城镇化速度已经下降了。

总体来看,中国的城镇化依然有潜力,但快速城镇化的高峰已经过去,曾经的主要支柱产业——房地产业已进入平稳发展阶段,这个曾经带动钢铁、水泥和其他建材以及家电和装饰装潢等一系列产业发展的重要火车头正在减速。

中国的经济起飞始于改革和对外开放,尤其是中国正式加入 WTO 进一步融入国际市场之后,中国的制造业产品像潮水般涌向世界。

全球化带来了中国对外贸易和加工制造业的快速发展。改革开放 40 多年,按人民币计价,中国进出口总额增长 782 倍,年均增速达 18.6%;按美元计价,进出口总额增长 198 倍,年均增速达 14.5%。

然而,特朗普时期开始的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措施正在让全球化和谐红利减少。

网络上有这样一个段子:有几个人坐电梯,一个人在电梯里原地跑步,一个人在做俯卧撑,还有一个则不停地用头撞墙……出了电梯,有人问他们是怎么上来的?第一个人说我是跑步上来的,第二个人说我是做俯卧撑上来的,第三个人则说我是用头撞墙上来的……其实,选择坐电梯才是他们能快速上楼的根本原因。

然而,如果这部电梯真的慢了,怎么办?如果在大楼的别处安装了更快的电梯,而我们还傻傻挣扎在原来的电梯上,又会怎样?

如果企业家不深刻认识时代的变局,只是埋头做自己的业务而不考虑紧跟时代步伐的转型之道,会不会南辕北辙、用力越大反而离目标越来越远?

当然,这种情况下,企业家不需要焦虑或悲观。因为如果仅仅盯着老的供给结构,需求的总量总是有限的,增长也有极限。而世界经济的长期增长,从来都不拘泥于老的供给结构,每一轮传统经济、传统产业受到严峻挑战的时候,各方面的力量都会努力找到新的出路,这往往也是新产业革命的爆发点。

1997 — 1998 年亚洲金融危机时,经济形势比较严峻,出口企业大量亏损,国企改革也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但那个时候也是新浪、百度、网易、京东、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的创立之年,是全球互联网彻底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开启阶段。

2007 — 2008 年美国次贷危机演变为全球金融危机,又是全球经济困难的年份,那个时候是苹果手机创立的元年,也是 3G、4G 为代表的移动互联技术改变这个世界的元年。美国的苹果、Facebook、谷歌,中国的小米、腾讯微信、美团、滴滴出行、抖音等移动互联时代的巨头相继创立,又一次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

2020 年以来,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严重冲击,许多传统产业、中下游企业正受到严峻挑战,而视频会议、非现场办公、AR/VR 技术却获得迅猛发展。

在这样的新旧动能转换的特定阶段,无论是做企业,还是做投资,都要关注两条线:一个是新供给,一个是新需求。

沿着新供给路线G、人工智能、物联网、新能源、新材料、元宇宙、脑科学等领域的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和新模式;沿着新需求路线,则要关注先进制造业、知识产业、文化娱乐产业、信息传媒产业、金融科技产业、新零售和健康养老、高端服务业等的各种场景创新。消费场景和应用场景创新,是链接新供给和新需求的关键因素。

在经济转型的关键阶段,全球制造业面对的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是消费分级:单纯制造业环节生产的商品价格越来越低,而拥有研发、设计、品牌、流量、体验等软价值的制造业商品价格却越来越高。

面对消费分级,中国的制造业如何转型?是致力于高效率、低成本的生产来满足越来越廉价的基本物质需要,还是用研发、设计、品牌、流量、体验来满足人们追求高品质生活的精神需要?

选择前者道路会越走越窄,而选择后者道路会越走越宽。不管是华为手机,还是苹果手机,它的软价值都远远超过 50%,从价值构成上已经不同于传统制造业。

当一个产业的产品或服务价值中有 50% 以上是软价值的时候,我们把这个产业叫作 软产业 。软产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从供给上不以消耗自然资源为前提条件、物质价值占比不超过 50%,从需求上满足的是人们的精神需要。

那么软产业的价值创造能力还在制造环节吗?制造业的企业创新与转型,是继续研究制造、装配、加工的规律,还是转而学习研发、设计、品牌、场景、流量、体验等软价值的创造规律?

多年前,同样经历过产能过剩阶段的西方发达国家制造业,通过升级研发、设计、品牌等软价值创造能力,成功完成了创新升级。

例如,在服装、运动鞋等行业,耐克、阿迪达斯等大牌运动服装企业,很早就开始将重点放在研发、设计、品牌、渠道、体验等利润更高的部门,而生产加工则委托给位于东亚的生产企业。

在电子消费品行业,苹果公司主要负责苹果手机、iPad(平板电脑)等产品的研发、设计和销售,生产环节则委托给全球上百个零部件企业和富士康这样的整机组装企业。

在生物制药行业,默克、辉瑞等国际制药巨头也越来越多地将资源投入研发环节,而将生产委托给位于印度、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制药企业。

如今,中国制造业也发生了类似的分化,正是这样的分化,让那些拥有独立研发、设计、品牌、流量、体验等软价值的先进制造业,如华为、海尔、美的、李宁等中国制造企业,不断用新供给创造新需求,价格随着产品升级越来越高,市场持续扩大。

src=▲山东省威海市某碳纤维生产车间,工人正在检查电子计米器上显示的产品长度。新华社记者 陈建力 摄

随着各种创新应用场景的涌现,5G、物联网、人工智能、创新药等一大批软价值驱动的新供给正在形成,新需求增长空间也逐渐被打开。

在信息软产业方面,大数据、云计算、社交网络、流媒体等行业的未来成长空间也不可限量。

100 年来,全球财富排行榜上占据前列的曾经是钢铁企业、汽车巨头、化工巨头、房地产企业,而现在大部分都是信息产业,以谷歌、Facebook、阿里巴巴、腾讯为代表的信息产业巨头的软价值创造能力不减,以拼多多、TikTok 等依靠算法取胜的新型信息企业迅速崛起。

这些企业创造价值同样不怎么消耗自然资源,其价值源于数据和算法,源于人们的创新思维,供给和需求的空间都是无限的。

信息产业的生产、处理、传播和使用,每一个环节都蕴含着价值创造的机会。在内容创作环节,自媒体时代的微博、YouTube 的内容创作发布,在点评网站上作消费评价,都是在创造价值。

在信息处理环节,从看似杂乱无章的信息中挖掘出有用的规律,大数据可以在零售、医疗、旅行等领域创造出巨大价值,人工智能在信息处理中的作用和价值也正日益显现;未来信息传播渠道会越来越多,企业需要不断发现和利用新的信息传播渠道。

在信息使用环节,越来越多的行业、领域正在用信息流代替物流、人流和资金流,从而大大地提高了效率,降低了成本。

在知识产业方面,知识的创造和传播已经成为独立的产品和巨大的产业,知识的创造、传播和应用都能够创造价值,教育培训、咨询智库、科技研发、会议论坛、出版传媒、知识付费等业态还会继续扩张。

围绕着知识的不断创造、传播、应用,知识产业在几乎不消耗什么自然资源的前提下,同样用创造性思维满足人们丰富的精神需要。

在教育方面,职业教育和培训市场前景广阔;科研产业正在从政府部门和硬产业的束缚中解放出来,迎来非常广阔的发展空间,一些来自高校、大型互联网企业的高层科研人才创办的独立科研单位,将自己的研究成果运用到各个行业和部门,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

咨询软产业规模也日益膨胀,除了战略咨询、管理咨询外,还有行业咨询、品牌咨询、创业咨询,以及人力资源、税务、法律、社会保险等企业咨询细分行业。

会展和论坛经济是近几年涌现的知识产业新形态,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行业、不同企业的创造性人才在短时间内进行密集的信息交流和智力碰撞,可以产生巨大的立体商业价值,比如瑞士的达沃斯论坛、中国的博鳌亚洲论坛等。

新需求的另外一个重要拓展领域是文化娱乐产业,传统的体育竞技、主题公园、电子娱乐等各种新娱乐产业层出不穷。

好莱坞的电影不仅在海外创造了远超美国本土市场的票房收入,而且成为美国生活方式和价值观输出的有效载体。迪士尼公司几乎不消耗任何自然资源,仅凭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性打造出来的米老鼠、狮子王等卡通形象,就获得了数百亿美元的品牌价值,从奥兰多到东京,从巴黎到上海,迪士尼乐园也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增长。

可以说,作为人类精神需要的重要方面,由文化艺术品的创作、表演和感受创造价值的文化娱乐软产业正在成为全球经济的重要增长极。

此外,在追求美好生活需要的年代,旅游、康养、新零售、金融科技等各种高端服务业也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以新零售为例,在 2020 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当传统零售业严重衰退的时候,各种以互联网平台、直播平台为代表的新零售却高速发展,不仅拥有传统商业的 商品可得性 价值,而且比传统零售增加了更多便利性、快捷性,以及更好的体验、评价和互动功能,从而增加了零售业的软价值。

本文摘编自《深度转型》,本书深刻剖析了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如何放大中国经济增速下行压力,以及全球通胀与衰退、经济 头部化 、增长不平衡等现象对中国经济和企业的挑战,进而提出了中国决策观念转型、政策机制转型、改革逻辑转型、经济结构转型的新方向思考。

两部门发话,要加大对水利项目的金融支持力度!行业发展全面提速,机构看好哪些股?

报价7540元/吨!PTA主力合约价创三年新高 原料紧缺企业趁机去库存

仅隔8个月,同花顺再因故障上热搜,华为云同步回应,中证协近期罕见要求券商暂缓非必要系统升级

薪酬管理指引出炉:基金经理绩效薪酬递延支付不少于3年,至少拿出三成进行跟投

中信证券等5家券商国际业务受证监会警示,广发资管某产品公募化改造未勤勉尽责受处罚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